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零分作文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范文
工作计划调查报告述职报告工作报告实习周记实用文书演讲稿心得体会社交礼仪文秘写作合同范本工作总结活动总结

怀念我们一起走过的曾经

发表时间:2015-02-09  热度:
  亲,看到名字熟悉吧,呵呵,这是我们那夜聊的话,你说的,我记着呢,tao子心理一直觉得,得为这段话留下些回忆,为我们,为以下哪些和我们年少如此相似的人。

  记忆无法中断,时空倒转荡着秋千我们把自己甩到了2009年冬天。

  第一章  笑容就着冰雪绽放在无法忘怀的眼底

  如果记忆是我们每天相见的家,我希望我们安放的永远是那段最纯最灵美的岁月。

  大雪封杀了一切有生的力量,在十字古街这个地方人际罕见,往日里的繁华与热闹此时变得无比的萧条素裹,在尺厚的雪地里,人们更愿意待在温暖的家里守着烤炉过日。白丽中学坐落在这个古街的正中心,此刻,三层的崭新楼房里热气攀沿而上覆盖的窗户仿佛隔绝出一个崭新的世界,一楼高一年纪的学生正在前后左右的乱窜,二楼高二的学生正在伏案睡觉,估计昨夜没少翻墙出去上网,三楼稀少的教室里,我们看到胡子头发乱蓬的几个男生桌前人头高的课本散乱的堆积。

  “叮叮。。”教室外那烦人的铃声又响起来了,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报错时间了,几层楼里,明里暗里的声音都在骂这个怪钟,声音不能相信,那就只能信视觉了,这个年头已经开始流行起手机。还差十分钟就要进班了,刚刚在操场上打了一会雪仗的三男五女带着满身的湿漉和揉虐说说笑笑的下了操场,操场很高,足足高了学校地基两层楼有余,修在一个破败的坟场上面,同学们每天跑在化作飞灰的尸体上依然有说有笑。

  “话无言,你可真狠,你看你我后背,你竟敢直接拉开衣领往里灌雪,你等着,本娘娘一定会收拾你的”说这话的是一个身材姣好,嘴唇厚实的女孩,她叫火舞,外号自封‘何仙姑‘可是大伙闲她得瑟,就一直调侃叫她‘何首乌’此刻她望着一个长得还不耐的男孩说道,“。。。”只是无言的微笑,霆锋似发型下略带羞涩,不予争辩的话无言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说话的器具很小。

  “‘何首乌’,你就别对你的师兄发狠了,你看你师兄那脸,带上假发都快成蒙娜丽莎了,呵呵。。你眼挫,我可看清了,那可是‘田螺嗦’放的哈,”说这话的是一个长得白净壮实有股悍妇味的自封御姐,真名吴晓婷,人送外号‘吴孟达’,因着爱流哈喇子做梦而得名,此刻她说完就把抬起望向的火舞的眼神扔到了跟在话无言后一个身形精瘦眼神猥琐的小个子男生身上。

  “‘吴猛达’,你的眼神能不美国卫星吗,天天遥感,你看把你家周猩猩摇的”说完这个精瘦猥琐小个子指着一个被他说得青黄不接的眼镜男子,那色迷迷的眼神不断挤眉弄眼,仿佛里面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野史,逗得一起下来的几人冰天雪地里踱着无辜的白雪放肆喷涌的笑。

  可是他自己的笑,却在碰到火舞那略带性感的厚实嘴唇上凝结,他怕这张嘴,不只是因为它性感,更主要它大,在对同样两个靠嘴祸害宾朋的人来说,你比我嘴大就像两个级别不一的拳手无法较量一般,田螺嗦又小小移了下眼睛,发现火舞热潮上涌的脸上,只有一对乌黑的睫毛在随风舞蹈,而那眼珠正不断放大闪跳着火花,“哎呦,妈啊,”田螺嗦机械的在尺深的雪地里弹跳,而永远有一个雪吧准确无奇的袭击在那消瘦如猴的身上。

  十分钟很短,高三很繁忙,偶尔的偷闲记忆犹新, 一行八人踩着最后两分钟笑容欢畅的揣着看到教学楼的踌躇回到了304班级,教室里零星已经粘稠,空气中停格着弥漫了许久属于高考倒计时带来的苦乐痛。

  第二章  那回忆依着温暖熟酣

  一个摸样有些秃顶的诡异男出现在三尺讲台,诡异男不变的永远是那一副势利埋没于胸的慈祥, “同学们,时间经过十二年的怀胎,终于,就快要诞生喜乐哀愁这四个性别独特的娃了,你们每天是否和‘老婆’ ‘恩爱’”停顿中。。。阴鹫一般的眼神扫过全场,无一人抬头,“就看彼时当爹的感觉了,最后,”声音放大,“好好爱们的‘未知宝贝’也许将有女大十八变的奇迹出现哦,”哦字拖得很长,全体状似默默然,然而,角落里一个叫‘肥肠’的胖子心里却暗骂,格老子的什么玩意玩穿越啊,“时间是我老婆,我是成绩它爹的。我守着他们生个十八变。。靠。。这那跟哪啊”撸顺了想不通的肥肠转起笔后又似乎略懂,磨盘大的屁股随着他的吊儿郎当椅子开始此起彼伏的呻吟。

  “好,把书翻到杜甫草堂,”诡异男转身毛玻璃黑板上粉笔灰奚落,身后一阵紧张的翻书声,“话无言,起来背第一段,秦思随后”诡异男说完,开始在三十多人的班级转悠起来,不断弹动的手指上总有一团甩不开的黑色鼻屎。

  一个穿着高领毛衣的长发男子站了起来,坐在他身后倒数第二排的一个长相文静的女孩望着他的眼神有些紧张,脸色有些潮红,手指甲戳的掌心葱白。

  一段穿上现代衣裳的古文经过话无言较小灵美的嘴后,仿佛空气中都弹奏着叮叮流淌的仙曲,班里面好声安静,一种叫享受的东西疯长滋生,毕时,掌声心理默许,然,接续后面却好一阵无声,同学们开始聚目射向秦思,只见她眼神痴迷,同座‘吴猛达’那个性格粗犷的女人赶紧迅猛的摔给她一个爆栗子,“春女,回魂了,冬天了,咱不思春了哈?”秦思定格的温柔一下变得惊慌起来,六十多只眼睛全聚首了,抓住了她心中惹人羞涩的秘密。

  以前文静、淡雅的萦绕不见了,秦思像一个熟透的蜜桃窃生生的站了起来,性好老班靠在门外,苦思他老婆今天为何对他这般恩爱,若不,一段班级恩爱史有可能会减少错误与时间的纠缠,提前遭殃。

  老班还是没有动,他的眼神带着笑意,皮肤一点也没拉扯,秦思背的温婉、娇顿、坐在他前面的话无言摇着头,心理有‘膜拜’的感觉,“背的比自己早”一丝怎会的语气弹动着嘴角,落在欣赏不动的空气迅速结冰龟裂融化。

  ‘吴孟达’看向话无言眼神中有几列闪电炸响,顶上的两股粗眉显露的有些霸气,无言感觉背后有一股怒火嗖的一声扎在他身上,他感受着这股灼热正在由一点向全身蔓延,细微而灼痛,还好他这人多静少热,身体里寒气渐积颇多,定那放炎热痛快的放肆了一把。

  放学了,空荡的班级里话无言在做着数学题,从他不断掉落的帅发里我们看到那里全是一些未解之谜,我想如果他的毛孔会说话的话,一定会脱离他的身体,策马扬鞭嚎叫着“娘啊,神啊、二次函数你娘的西瓜皮啊。。。此处省略一万字,”“言萝卜,还不吃饭啊,”秦思穿着一件白色的酒精牌羽绒服坐在话无言身边,话无言衣领竖的高高,有些冷峻,秦思看着他紧锁的眉头,收起了准备好的言语默默走到他后背用摘下手套惹人深吻的手柔柔的为他按着衣领至下,外面风雪如同慢镜头下盛开而旋转的花,四周窗户因人而散的更加的通透,在这三楼顶上,在这广袤素净绵延而至如同聚光灯打在已经班级只剩两人的身上,温暖一瞬间升腾,我们仿佛看到‘恩爱’打着横幅在高嗨,‘甜蜜’挥舞着翅膀正撒着惹人梦幻的玫瑰。无言靠上了秦思温软的腹部,闭上的双目扩散出涟漓,心帘里穿着友谊的恩爱开始慢慢天旋地转,享受起闲云野鹤的幻想。我看到这长叹,但是日后,他告诉我当他因着年份递增嚼着而越显怀念的记忆时,他无数次归结自己为傻蛋。

  第三章 错误延伸至此而痛

  雪停止了笑容,寒冷把毛绒似的雪霜制造成了坚硬的冰吊在树上草上,这个白茫茫的世界晶莹剔透,一个早秋虫儿退下的壳出现在冰吊里,如同琥珀,内影霸道。

  话无言站在墙角吸烟,烟雾随着空气上升,写满忧伤,他在想一个女人,一个如同火一样的女人,他不知道这几天脑子中为何总出现这个女人,是她的热情,还是她那滔滔不绝的嘴,他很想埋没掉这种感觉,因为高考临近,风花雪月蒙上了黑霜。

  他听到转角处那个笑容心里颤了下,他不看光想就知道那女人在做着什么他已经记忆犹新的动作。

  别看话无言语文还可以,可是数学垃圾,别看话无言长得还可以,可是他那个惹人玩笑的嘴不灵光,他对着这两样比他强的人都感觉到敬佩,而班级里这个他想念的女性无疑是最强的,她那笑容在他心里盛开一朵朵积攒成的花圃,他已无力连根拔除。“啊”沉闷的兽吼在话无言胸中挣扎,这如此感觉好生难受,好似自己不受控制,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想摆脱,可找不到一个最直接最快捷的方式,他脱下手套,跑到前面的那颗树上使劲捅了几拳又踹了几脚,才颓废的扶着树蹲下,喘息,除了喘息就是喘息。

  我干嘛要听秦丝那死女人说要照顾她啊,现在可好把自己的感情搭进去了,别人还毫不知情,话无言现在一想到秦思就头上冒泡,脑子里好像煮了一锅开水似的。离上次打雪仗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这么厚的大雪根本就不给太阳面子,壮着体积雄厚,只脱了一两件给大地看。离过年也没多少天了,话无言觉得是该表白了,自己已经想好了,不能任摸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流淌,那样会淹的自己划不走高考这个独木舟。深夜上自习的时候,六排桌子上面看不清人头的书与书海誓山盟的黏在一块,多少年的头皮屑多少届的沉重心思都在这里阴魂不散,让整个三楼的楼板比一楼二楼重了一倍。话无言抓着从五指窜出的头发,看着那个坐在第一排的人儿久久无神,那个淡蓝色的羽绒服和那新盘起的头发就好像在他鼻端一般,散发的香味令他迷倒,他审视着她周身荡漾的一股好不容易安静下的素静,就着那姣好的轮廓什么语言都只汇为一句拥有,他开始写情书,可是回给他的却是“师兄,我也喜欢你”这让他很无语,到底是喜欢师兄呢,还是他这个人,是嘛爱啊?他苦恼的像一滩不断搅浑自己的粪水。

  “嗨,言子,干嘛呢,色迷迷的眼神,”外号田螺嗦的小猥琐拍着他的肩膀问道,“靠,咋个色迷迷了,俺这是色欲中求佛,哪像你求佛中色欲”他俩都羡慕和尚,就把学习念做求佛,无言道,“切,还不一个鸟样,”小猥琐一屁股坐在无言的大腿上,还来了一句“靠,还挺有肉感”

  “你个基友”无言悲愤的道,

  “咋了啊,整的给个黄花大闺女似的”小猥琐捧住无言有些胡子渣的脸一阵作恶,这样一种放松也只有有限的几个人能给他,大多数无言就像一个带个玻璃罩人,他看到别人,别人也看到他,只不过却感觉不到人肉的温暖。

  “你有没有看到小狮子看你的眼神,这几天好飘渺哦”要好的几人都把秦思叫小狮子,小猥琐道,“看到了啊,她在给我介绍对象呢,”无言说道着,低下了头,“尼玛,她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干嘛还给你介绍啊,有病”小猥琐语气加重了一些,“可别胡说,俺跟她是哥们,她把俺当女的,俺把她当男的,你又不不是不知道上回她带稀饭过来,俺还和她共吃呢,呵呵”说道这无言翘着嘴笑了起来,正好对上秦思略带思考的眼神,他不由的挑逗了一下,发现红晕后,揉着心口回转了头。

  “尼玛就一蠢驴”小猥琐摇着头眼神低迷的走了,留下无言拿起了上课的笔。

  第四章 红尘里看着你修行

  秦思低下了头,刚才的红晕惹得她现在心头还一直在跳,她捂着心口处默默的趴在了高高耸立的书堆掩护下,她哭了,眼泪打在笔记繁琐的课本上,浸的圆珠笔水肆虐扩张,我明明已经告诉自己不要想他,为何看到他还是那么的把持不住,他不喜欢我,他看我的眼神永远都是戏耍而不是细腻,一行字就着泪水滋润的一块荒芜的纸田泥泞不堪,写完后,她收起这一页纸把它放在了心情的小金库里,外面上了一把枯萎的玫瑰锁,她把钥匙扔在了红尘里,滚滚浓烟,熏得她擒着自己的手合起,修行在一个只望着他但从此修行的寺庙里。

  吴孟达和周猩猩的爱情进化的没有任何的毛刺,周猩猩是谁?一个带着眼镜的小瘦子,正名叫周董名,在哪习惯熟腻外号的年代无言他们就这样叫他,学习很刻苦,有点童第周的感觉,他和吴孟达还有点亲戚关系,不过只是远房的,血液已经淡化,两人住前后庄,从中学时,这个周猩猩就喜欢上了那个很少有女生和他打招呼的另类,吴孟达一直欺负她,他呢,也不知道是有受虐怀念症是咋的,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到高中,高中生理知识再也不是似懂非懂了,他心中的爱情的小萌芽咔一下破土而出,没办法吴孟达熟悉了这块菜园,有菜没菜她都会隔三差五的溜达一把,结果一个愿踩一个愿跟,就黏在了彼此的鞋底,此时,爱情对他两人来说就像风风火火的丰收在经历了冬天的荒芜春天的滋润与夏天的热烈后,他俩闲着没事就开着爱情大篷车满村的乱转,搞得我们那些“304村”的寂寞的单身汉和大姑娘们不约而同的在眼红,爱情大爆发开始炸响在这个已经看到同龄人当爹妈的教室,高考也因憋久即离的暗恋退居第二位。

  田螺嗦这几天又猥琐了,他的爱情在经过第十一个女人的摆手后,又陷于了低迷,这是无言他们几个要好的在一起闲的淡痛时帮他算的,田螺嗦总是容易陷于一段感情,不管那女的开始对他好还是不好,只要他看上眼,他就在一个恋爱失败打击到体无完肤在到慢慢长出新肉后,又傍上另一个,残酷的疼痛往往让他忘记学习是做什么可是他的学习还是奇了怪的好,他的专情往往体现在他被一个女人残忍的拒绝后又很痴心的倒在另一个拒绝的女人门外。有一夜话无言对他说,老兄我真佩服你,你怎么在一个又一个女人的拒绝下怀揣着不想上学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他说的一句话直接将无言雷倒,“你们有学校上,还想上其他学校,我他妈连吃饭的碗都没有,还不能捞锅里的尝尝味啊,”是啊,女人是男人的学校,他把学校和碗放在了一起,田啰嗦永远都是那么搞笑,你从他的话里永远听到的都是思索悠长的牛头对着马嘴。

  绵绵无期的相思与猜测陪伴着无言渡过,放假了,在这个去年几十年难遇的大雪发泄下,今年的雪还在拼尽全力的赶,身后的窗户被噼里啪啦的过年鞭炮声炸的心里一颤一颤的,无言躺在床上,头拱在被子里面给火舞打电话,那边的电话响了,“你干嘛?有事吗?”那个经常喊大师兄的亲笑语言不见了,吐出来的是犹豫与烦意。“我想听你说话。。”无言的脸憋得通红,心里胆怯的拉链拉开了千军万马只有一人参战的简单话,“哦。。。。。”长长的无言,仿佛带着无言跑了一个世纪,无言多么想她先说话啊,他想带着她到他相思的海里走一遭,那样她便会哭,“。。。那没事就挂了。。。”手机嘟嘟音关闭了无言崩塌的心,他在自己相思的河里喝了一口咸咸的苦水,闭上眼,脸上扭出了疙瘩,没有眼泪,流不出来,全捂在了呜咽的嗓子眼里。

  无言在听了那夜田螺嗦对他说的女人、学校、和锅后,第二天就在怀里揣着田螺嗦和周猩猩连夜帮他剪的熊胆来到火舞面前,火舞在吃饭,抬起满嘴是油的脸,听到无言斩钉截铁颤抖不已的表白后,差点把吐得欢天喜地的胡萝卜送到了无言青乌的嘴上,“师兄,你脑子没病吧,”火舞那在别人看来是不怀好意的手在无言看来就像观音老母接受点化的圣光,他接受这圣光的抚摸,看着满脸的油花子倒退,之后只要你能想到的搞笑都在这场表白中出现了,无言就像一个捧着心向人效忠结果却被人在心上画了一幅小孩过家家的画一样憋屈。               第五章  你不属于我我守着回忆继续坚强的活天气放晴了,年也拜完了,火舞看着爸妈在为年散下来的闲日子打理茶叶,她觉得帮不上忙就上去了,回到小房间,看着满墙的弦子和张韶涵,她打开MP3又在反复听着那两首反复伤着又抚摸着内心的的 “私奔”“亲爱的,那不是爱情”直到麻木,她不是不喜欢她的笨嘴师兄,只是以前伤的太深,那首私奔是她和前男友分手后最喜欢听的,每次听她都想象自己穿着一件长满双翅的华衣在充满五彩绚烂的阳光气泡下欢歌,只有这时她才觉得放下心中的硬壳是多么的轻松,可是当听到下一首时,她刚温暖的心就迅速的包裹,里面有一根坚硬的针,她看着一丝丝血从有些黑的心上沁出,她赶紧用手按着,直到阵痛结束,长出新的黑疤。外面白发的奶奶喊她吃饭了,她收拾了下眼泪,对着镜子笑了下,“火舞,挺住!”之后我们看不到她任何悲伤,她又给家里带来了欢歌笑语。

  开学了,各自的新衣服在大雪过后破败的学校吸引着希望多看的眼球,无言和田螺嗦抱着被子踩着还有些寒冷的阳光上了操场,一些早来的女生已经把自己不再盈香的被子交给了大自然,无言望着这些只有在现代才会出现的大片闺房私物,眼睛带着搜寻的渴望,田螺嗦已经理了短发,说实话跟光头没两样,刚来得时候无言看着他,他特别得瑟,刷着鞋哼着十八摸,长满青春痘的脸上几个熟了的豆子也不挤,看着就像挂着几个吃剩下的大米。“色。。啊。。娘的,看女生的被子。。”一声绝对属于被冬天憋久了的春意从田螺嗦猥琐的嘴里穿着比基尼出来,无言望着这个嘴,趴在自己的被子上一阵无力,刚刚搜索不到的失落感又被气憋了回去,他咬着自己的被子,被面被拉的老长,田螺嗦悄摸的来到无言面前,“老兄,好这口,要不咋去咬那床被子吧,我刚站那闻着挺香,”无言看着他指的那床哆啦艾梦占住的被子,直接抱起两条腿不断乱弹的田螺嗦甩在了上面,无言听着不断狼嚎的声音,知道那家伙又在装,还不知道是不是乘这个机会在做着有氧呼吸呢,“你们在干嘛?”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无言转头看到一个穿着粉色喇叭装的可爱女孩,“哦,呵呵。原来是王乐倩啊,我。。我们在晒我们的被子啊,你没看到吗?”说着趴在哆啦艾梦身上的田螺嗦脸皮无比深厚的弹起了他躺着的那个被面上灰,“可,可你躺的我的被子,”粉色女孩羞红着脸指着田螺嗦道,无语。。场面尴尬中,无言想装作不认识拍屁股走人,可听到了下面一句话,他直接想钻地缝,“那个。。。”很大一声咽口水声,“呵呵,原来。。原来是你的啊,我说这上面怎么这么香呢,呵呵,有股鸡腿味。。”田螺嗦的眼神由阴暗逐渐放光的说道,粉色女孩脸上如火烧,撒腿就跑,“唉。。。你别跑啊,你还有鸡腿吗?”我们不要脸的田螺嗦非常不舍的挤出一脸饥饿相追着人家姑娘撒奔的身子问。

  过了十分钟,世界恢复正常,田螺嗦拉着无言下了操场,“唉,哥们,你觉得王乐倩怎么样?适不适合做女朋友?”田螺嗦望着很遥远的地方道,冷风吹的无言盖住浓眉的发角有些萧索,“我觉得我得试试,”田螺嗦接着说,“嗯,对。。对。。就这样。。呵呵。。”猥琐的笑声又突兀的出来了,田螺嗦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无比自豪的自导自演片,距离上次痛的稀里哗啦的被甩刚过还没两月,田螺嗦猥琐的春天又来了,“我说,言子,你看不到她被子,就不一定她没来,她那种女的,你还不知道吗?风风火火的,想开点”田螺嗦看着无言还是关在自己的思绪里急的说道,“什么她那种女的、她那种了,怎么的也比你的‘哆啦艾梦’强,都多大了,还。。。算了,祝你两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痛死你呀的,”无言带着烦乱的情绪一时火大的说道,“唉,言子怎么说话呢,嗨,就乘你这句话了,这女的我还追定了,哈,你等着,羡慕死你丫的”无言以为又是这丫的口舌之争,可是日后两人却真的在爱情的跑道一路狂奔,这一时成为一段日后304班同学聚会人称口赞的佳话。

  秦思手肘着混混入睡的头,靠在窗户上,三楼的后窗刚好可以看到放学热闹的打饭场景,人头攒动啊,可是那份喜悦感染不到她,她看到无言那个他想看到又不想看到的人正端着她最好朋友火舞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饭盒,正兴高采烈的往食堂赶,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自从上次看到火舞的歌本后,她的心都塌了,那上面惹人沦陷的歌词火舞那不着痕迹的描过,让她觉得心纠,她知道这就是她阳光灿烂外表下最真实的声音,她的心里多凄惨啊,秦思想到着深深的把头埋在了臂弯里,好像那里还有完好如初的味道。秦思和火舞是初中同学,那时两人就好的就巴不得把心放在一块,她是看着火舞是怎样从感情里挣扎起来的,火舞的第一个男朋友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锋利的匕首,至今扎的火舞还心颤不已,那时两人就像一对人人羡慕的飞鸽,飞在每一个羡慕爱情和平的人眼里,可是时间与习惯出卖了信任,彼此在经历了两年你亲我嗲的时间之旅后,分的是殃及池鱼,深仇刻骨,满身嫌弃,痛撕神魂。她想起了火舞男朋友最后像骂狗一样骂昔日恋人的话,她想把这句话拿在手里温暖了在送给火舞,可是时间就是在回忆的时候觉得那么可惜。她又想起了火舞前段时间被追的事,那个班里篮球打得最好的男生,整天逗着火舞笑,她多么想看到火舞就这么一直的笑下去啊,可是在黑夜里,她看到火舞那不愿惹人担心的身体还是在被子里抽搐,她知道这时的火舞是这个稀少的夜晚里最悲惨的一个,她多么想有一个人能再一次占住她的心扉啊,那样温暖的夜火舞将不再会独自活在悲伤的山岗,对着月亮一次次哀嚎。

  第六章 我在回忆里等你转身

  无言拿着的是一个系住了他欢快神经的饭盒,他像独自占住一个未来美好憧憬的世界混在了熙熙攘攘的饥饿人群,火舞就在他旁边的餐椅上坐着,他欣阅的望她修长的身材,盘起的腿,露出毛衣的手指玩弄的粉色手机,就这么看着,他想着时间停滞不转,想着两人磨耳厮鬓,想着两人即使距离里也彼此眼里的温柔。

  在离白丽高中三十里以外,一个繁华的县城边缘,一个气派热闹的高中里,一个荒草残雪遍地的小公园土包上面,一个坐在石椅上抱书的修长男子,眼神思索与悔恨交加,他叫井里刚,是火舞的第一任男朋友,此时,离分手已经过去了一个春秋,但是渐随日长的思念还是在他心里不断波澜,她想起了火舞,想起了他们曾经山盟海誓的甜蜜,可是他只能是想,怀念与刀在他心里不断的触碰,他感觉自己在被以前狠狠的蚕食,捂着头颅他拿着一坨冰雪放在发热的太阳穴上面,血管的跳动,属于的正常才稍稍回来,“我知道我以前错了,我的心崩塌在说分手的那天,失去理智的那段时间,很短却很长,我拿着你给的沉默与笑容不断的砍着我忘记你的美好,次次见血,。。我如狗,疯狂的咬着你曾经只给我的美好。。受不了。。受不了。。就独自潦倒。。见你就逃”受不了疼痛的井里刚呢喃的唱着,昏黄的眼泪就着火红的晚霞,烧的眼皮生疼。转校至此一年多了,还背着那段时间最爱的歌词,以前他不懂,背着只觉心里安慰,现在时间已经把他失去理智的心拨回到正轨,他觉得自己在回不去的恋爱中已经成为一个不能原谅的回忆。

  火舞此刻躺在被窝里,黑夜属于她辽博的情绪,他想到了那个伤他深痕累累的男子,又抹掉了翻到下一页,一个篮球打得很好的强健背影出现了,看到那古铜色属于阳光的味道,火舞觉得心里冰冷的感觉稍减了不少,“他是爱我的吧?为何?自从那次不见任何主动?难道不见我心弦波动还是我隐的太深?”几个文字打上了她带着隐藏的空间,做完这,她像抽出了体内所有力气,呼呼的吐出了在寒冷黑夜里变成烟雾的空气,只有眼睛还在这熟睡的寝室里眨着,她又想到她师兄,那个感动她很深的男子,可是她的心里那片属于内藏温暖的地方真的不能给他,也许她想你若早些出现会有,可是现在这个伤痕累累的地方已经装修成别人的名字,我看着你在门外一遍一遍深情的喊,可是我就是不能再给你开门,你的苦我懂,你的深情我知,但我不能以,不能横跨时间来与你相爱,希望你找到最好的,两行眼泪属于愧疚出现在火舞只有在夜晚才会出现湿润白天又是干燥温暖的床枕,心里很痛,她把身子翻过来睡。

  无言这几天一直都很激动,因为他觉得和火舞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他每天像一个嘘寒问暖的保姆一般,跟在火舞身边,替火舞坐着任何她需要的一切,他觉得只有这样火舞才会发现他的好,才会有可能跟自己在一起。有时黑夜里,他自己都会觉得做的不错,傻乐乐的笑。天气寒冷,每天夜晚她都会把火舞送到宿舍后在回到教室把她那个淡蓝色的大桶杯拿到宿舍,早上省着洗脸水,灌满这个杯子,他只想让她能感受到那种无时无刻的温暖,每次她拿着她的大杯子过来给他倒水的时候他都觉得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妻子在对着他微笑,他为着这笑能把自己灌醉在所有想她的记忆里,夜晚,拿完杯子后,他都会在给她发一个信息,告诉她要把闷潮了一天的鞋垫拿出来放在鞋面上,因为这是他做了十几年已经觉得习惯了的幸福,他想把他成长以来所有觉得的幸福都给她,那怕望掉自己冬夜里疲惫的感觉。

  “我最爱的无言,我就要把你交给我最好的姐妹了,此时我的心好痛你知道吗?我多希望你能抱抱我,抱着我放下你的勇气,”呢喃的话语配着不断擦拭眼泪的手,这就是秦思现在的状态,前面课本上面夹着一张无言那好不容易有张笑容的照片,她的眼泪滴到无言的眼里,无言还是笑,滴到嘴里,他还是笑,她把他拿起捧在心口,轻轻的嘶喃“你能不这么笑吗?你知道我的心好痛吗?”说完趴在桌子上,用全身紧紧的覆盖着无言,好像这样就可以体会到拥有,就没有永远失去。是的,这时的秦思把她最喜欢的东西交给她了姐妹,她觉得只有这样,那个她看着心痛的火舞才会不那么每天将寒冷只交给黑夜的自己,她觉得自己喜欢的,是送给她最好的东西,哪怕自己的心很痛,痛的忘记那属于自己的回忆。

  第七章  婚礼相遇才知此生年华可贵

  “喂,言子,我说你好了没,我可在你家楼下等着呢,磨叽啥啊,”一声电话催声传来,无言,沧桑了,剃着个光头,在对着镜子整理衣装,雄健的后背让他看起来变的真男人了。

  “来了,来了。。。”顺手抄起右手边的一束鲜花,无言甩上门,关上手机下去了,“呵呵。。”一个大熊抱,无言和一个矮小的啤酒肚男子站在了一起,“我说,啰嗦啊,不错嘛,孩子长得这嚣张”无言抱起了一个粉嘟嘟的女孩看着她快哭的眼神,他又赶紧递给了啰嗦旁边一个长的贵妇样的女子,“乐倩,呵呵,十年不见,你和螺嗦可越来扎眼了,”那个贵妇模样的女人拿起金丝手绢笑了起来,“我说,大作家,你也是,长得给个罗汉似的,这婚你还结不结啊,真准备单身一辈子啊?”螺嗦看无言调笑老婆赶紧过来道。

  上了一辆奔驰,疾驰的路上,无言看着这个十年不见的哥们感慨时光,真他妈的变态,自己成为了一个没事写写小说的人,偶尔上上泰山,看看日出,在无聊没有灵感就到西藏去住两天,看看喇嘛,拜拜活佛,玩玩藏獒,而这个和自己十年间极少联系的死党,也成为一个文化公司的老总,以前那些没钱和疼痛的日子都他妈的远去了,现在却开始变的不淡不痒起来,有时他总觉缺点什么,可是具体想又却什么呢,他又不得知。

  罗嘴湾,一个四星级的旅游度假地,此时一片繁忙喜庆,一辆奔驰风尘仆仆的停了下来。

  “唉,终于来了啊,你个死螺嗦,十年不见,嘿嘿,还是这么猥琐。。唉唉唉。。。这是你们家宝贝蛋吧,快拿来给姐瞅瞅,”一个体态雍容的女人指了田螺啰又像发现新大陆的抄起王乐倩怀里的孩子亲了起来,吓的孩子嚎哭不已。

  “我说,吴孟达,你别吓着孩子,这我可认了干女的”无言顶着个大光头,看着田螺嗦猥琐耷拉的表情,开口对道,“行行行,大作家发话了,民女可不敢不听话?要不改天又在书上面把我写成一个磨盘大脸的女人,”吴孟达撅着一个富的流油的嘴,瞅着无言光光的脑门道,对于这个光头,她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她已经成为了他的书迷。

  “我说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新娘子和新娘官吧,话说,也十年不见了,也该好好祝福他们了”一个带着深度近视眼镜的消瘦男子出来说道,已经在说话前打过招呼的周猩猩牵着他老婆吴孟达的手,走在前面,这两口子一个是小学校长,一个在自家镇里开着超市,日子过得红火,儿子都会打酱油了。

  “我说无言,一会看到新郎官可要给点笑脸,别一副仇人过境的表情”田螺嗦拉着无言的袖口低声说道,本来在车上他就想对无言说新郎官的事,可是无言一直没问。

  真的,无言不知道新郎官是谁,他以前的女主角给他打电话说结婚了老同学希望聚一下,他二话没说,就答应来了,“放心吧,都过去这么长了,你以为我还是那个舍不得放下的人啊”无言微笑着堆起有些文学味的褶子说道,螺嗦无意间看到他鬓角的几根白发心里陡然伤感起来,他又想起了无言知道真相和火舞分手的那个惨烈的季节,他是看着无言是怎样经历那濒临倒塌又从新粘合起来过程的,现在已过十年,想起还依觉凄惨。

  一个盛大豪华的礼堂,一对璧人站在那里,四周静坐着盛装出行的宾客,“火舞小姐,你愿意嫁给米志胡先生吗?一个牧师光华沐浴的说道。

  “我愿意,愿意此生不管生老赤贫和我先生一起”

  。。。。。。后面的无言都在微笑的泪水中听下去了。

  一个摸样俊俏的成熟女子悄悄坐到吴孟达身边,如果有厨艺界的老人看到一定会惊呼,“这就是那个费时八年收集豫菜千万斟酌出中国第九菜系的奇女子”

  是的这就是那个从小喜欢厨艺,励志发展豫系菜肴的女皇秦思。

  “我说死丫头,你怎么才来啊,这婚都快结完了喝”吴孟达溺爱的看着这个以前的同座,心里佩服心痛同时涌出。

  “飞机延误啊,大姐大,呵呵,等会在说吧,我们先看看婚礼”秦思俏皮的笑道,眼神看到新郎官后,眼泪和着幸福又下来了,“皮肤还是以前打篮球的古铜色,两人终于山不转水还转的走到一起了,这样寒冷在大的夜晚,有这在火舞心里已经根深的阳光色温暖,那是在也不需要眼泪来昭示思念的了”秦思轻声细语的说道,吴孟达轻轻的拉着她的手,知道她的付出安慰着她波澜起伏的心思。

  低下头,在抬起头,秦思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光头,这个光头她在一些书店和网站上面已经看了不下上千次,可是自从时光给彼此上上了距离之后,他们已经很少在见到真正的彼此,只是偶尔在电话里面聊上几句因为渐大年纪形成的不易开口与琐事掩盖的相思。

  宾客散场了,无言的花早已交到了新娘手里,她默默微笑的对新娘说了声发自肺腑的“祝你们幸福!”火舞看着他笑,指着他的光头说“好酷”两人都笑了,笑的时光都望了他俩以前还那么在意彼此幸福。

  默默转身看到了秦思,无言微笑了,眼中泪水盈满,秦思也在拢发的瞬间对上了这久久回思的眸子,眼中千娇百媚的笑了起来。

  四周,老同学的叫声凶猛“结婚、结婚。。。。。”

  作者:掏耳朵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